广告

加拿大国籍可传子女?不一定

imagef0dfb.png
现政府修改法律后,加拿大仍存在2个级别的公民,一种是可以将国籍传给子女的公民,另一种是不可以传的公民。

父母双方都不是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的人,只要在加拿大出生,就会有加拿大国籍。如果你在海外出生,就算父母有一方持有加拿大国籍,你也有可能沦为无国籍人士。

10年前,加拿大青年帕特里克(Patrick Chandler)去中国教书,在那里和一名中国女子结为夫妻,太太取名菲奥娜(Fiona Chandler)。他们在中国生了一对儿女。

这正是帕特里克的父母曾经做过的事,他们在利比亚生了儿子,在儿子帕特里克2岁时回加拿大,在密西沙加市定居。帕特里克当时自动获得了加拿大国籍,于是他认为,他在中国生的孩子也会自动获得加拿大国籍。

帕特里克的女儿雷切尔(Rachel)在中国出生前3个月,加拿大政府以捍卫加拿大国籍价值的名义修改法律,使得不是在加拿大出生的公民,他们在海外出生的儿女,不可以自动成为加拿大公民。

塞利(Chris Selley)在《国家邮报》发表的文章中称,雷切尔是在帕特里克和菲奥娜办理结婚手续前出生的,按中国法律,雷切尔不能获得中国国籍,成了一个“非人”。

政府政策的尴尬

加拿大上届政府修改公民法时,强调加拿大国籍的价值和尊严,除了规定非加拿大出生的父母在海外生的孩子不能自动获得国籍外,加拿大公民如果犯了恐怖主义等罪,也会被取消国籍,前提是他们只有加拿大国籍,因为加拿大不允许使一个人变成无国籍人士。

2015年,加拿大换了政府,新政府以不能接受2个级别的公民为理由,废除了对犯下恐怖主义等罪的加拿大人处以取消国籍惩罚的做法。

塞利认为,帕特里克的故事显示,现政府修改法律后,加拿大仍存在2个级别的公民,一种是可以将国籍传给子女的公民,另一种是不可以传的公民。

而且,现在的二等公民更多。据亚太基金会一项研究估计,2006年有280万加拿大人居住在国外,按加拿大人口增长率计算的话,这群体现在该有320万人。加拿大人口有20%在外国出生,按这比率算的话,受影响的公民超过60万人。

帕特里克为女儿的国籍问题向加拿大政府申请部长特许,这是上届政府为预防出现无国籍人士准备的一个渠道。但是,他们的申请被拒了。塞利在文章中称,移民部长胡森的发言人对此的回应是:他们不能对具体个案发表意见。

无独有偶

布拉姆威尔(Daniela Bramwell)女士是海外出生的加拿大公民、多伦多大学博士,在厄瓜多尔做研究期间和当地一名工程师结婚。

当她在厄瓜多尔怀孕时,曾与丈夫讨论是否要在加拿大生孩子,但丈夫办签证比较麻烦,也很难请到足够的假期来加拿大。

布拉姆威尔知道孩子在海外出生可能有身份问题。她说,但是,加拿大驻厄瓜多尔大使馆告诉她不会有任何问题,甚至还让她到网上看如何在线获取女儿公民身份证明。

结果是,她的女儿艾玛(Emma)因为在厄瓜多尔出生,拿不到加拿大公民身份,还带来了额外的麻烦。

大使馆给布拉姆威尔传递了来自加拿大护照部的坏消息:艾玛申请临时护照被拒,因为她和妈妈都是在国外出生的。另一方面,这同一个大使馆还拒绝了艾玛访问加拿大的签证申请,因为布拉姆威尔在为她申请加拿大公民身份,而访客签证是不能给加拿大公民签发的。

布拉姆韦尔称,她没有为艾玛申请部长特许的公民身份,因为这将使她将成为“二等公民”。

后悔没在加拿大生孩子

帕特里克说,如果他预先知道这项新法律的话,会和妻子乘飞机回加拿大生孩子,然后再带他们的“加拿大女儿”乘飞机回中国。

他说,他认为这2级公民的政策很荒谬,使任何出生在加拿大的人都自动成为公民,即使他们的父母立即带着孩子离开加拿大,永远不回来。而且,这样的人还可以将公民身份传给子女。而他作为与加拿大有着深厚的、终身的、无可置疑关系的公民,却没有这特权。

爱尔兰驻中国的领事曾向帕特里克伸出援手,说他们知道他女儿的祖父出生在爱尔兰,如果加拿大政府不能解决问题,他们可以提供帮助。

不过,帕特里克还是在卑诗省政府找到一份工作,并在去年12月申请家庭团聚移民。今年7月份,分居了几个月的这个家庭,团聚移民申请成功了。

布拉姆威尔也采用了同样的方法申请家庭团聚移民。现在,她女儿和丈夫都在多伦多(持访客签证),均通过了移民体检,等著拿签证了。

“如果她没有通过(体检)怎么办?” 布拉姆威尔说, 对于在海外的每一位加拿大父母来说……如果他们的孩子有健康问题,他们的孩子是否会被拒医疗照顾,然后被赶出国?”

标签: 加拿大国籍, 加拿大公民, 加拿大出生, 海外出生

广告
赞赏

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

发表评论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

%d 博主赞过: